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国际金融报

  格力电器再次举起专利“大棒”,这一次的对象是“老对手”小米。

  7月9日晚间,格力文传(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文化传媒中心官方账号)发文称,“针对小米官方旗舰店所售米家小米电风扇BPTS01DM侵犯我司专利权案,2022年12月22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做出一审判决【(2021)粤73知民初1399号】,判决其行为已经构成侵权,并赔偿格力电器经济损失和维权费用。”

  根据该文内容,近日,格力电器收到最高人民法院2024年6月18日出具的【(2023)最高法知民终1123号】法律文书,该文书要求本案涉及侵权的米家小米电风扇不得再制造和销售,侵权人向格力电器支付185万元。格力电器正告各侵权主体,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坚决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格力、小米又“杠”上了  第1张

  格力斥小米侵权

  7月10日,小米公司发言人在微博上回应称,“经查,我司并未收到任何环境电器相关诉讼。”

格力、小米又“杠”上了  第2张

  随后,格力文传也进一步回应,释放出了更多细节:“小米官方旗舰店”销售的产品“米家小米电风扇BPTS01DM”侵犯了格力电器相关专利,该侵权产品的委托方为“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制造商为“浙江星月电器有限公司”。制造商已更名为“造梦者(浙江)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已向格力电器支付185万元。

格力、小米又“杠”上了  第3张

  格力文传发布的“BPTS01DM”型号的米家直流变频塔扇产品信息图显示,该产品的制造商浙江星月电器有限公司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另外,格力文传还备注称,“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100%控股的“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造梦者(浙江)科技有限公司”8.0439%的股权。

  爱企查官网显示,造梦者(浙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造梦者”)成立于2013年,属于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家用电器研发、机械设备研发、家用电器制造、制冷、空调设备制造等,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其第五大股东。

  对于格力电器上述透露的信息,小米相关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造梦者是小米投资的公司。小米委托造梦者制造的产品不仅限于上述“BPTS01DM”型号的塔扇,小米商城中多款塔扇、循环扇、落地扇的产品介绍页面显示,产品数据由“造梦者研发实验室”提供。

格力、小米又“杠”上了  第4张

  多次因争议“出圈”

  在此次事件之前,格力电器与小米“渊源”已久,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当属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和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的“十亿赌约”。

  2013年12月12日,在央视财经频道主办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盛典上,雷军称五年内小米营业额将超过格力,如果超过的话,雷军希望董明珠能赔偿自己一元钱,董明珠则将赌注提高至10亿元。随后的五年间,随着小米在大家电市场的迅速发展,尤其是小米进军空调市场,两家企业持续被外界进行对比,直到两家公司2018年业绩出炉,格力电器以总营收1981.2亿元击败小米1749亿元。

  “十亿赌约”结束后的次年,小米在2019年的全年营收则首次超过了格力电器,两家企业随后也在不同的方向进行多元化布局。如今,董明珠和雷军依旧是备受大众关注的明星企业家,他们的公开言论也经常引发诸多争议和讨论。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谁是空调行业第一”的问题,格力电器和小米再度被卷入舆论场。

  据媒体此前报道,近期网传小米空调销量超过格力,董明珠随即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最近网上编造的谣言较多,“我们不断在打假”。

  她质问道:“小米说自己(空调)第一名,全靠别的厂家做产品,你的技术是什么?谁是第一,消费者心里有杆秤。”

  7月5日,小米集团CMO许斐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一条视频中称,小米的空调业务在全国排名第四,目标是尽快进入前三,疑似隔空回应“空调第一”的传闻。根据小米集团此前发布的年报,2023年小米空调产品的出货量超过440万台,同比涨幅近50%。得益于空调、冰箱、洗衣机等产品在中国内地市场出货量的增加,小米智能大家电2023年收入增幅近40%。

格力、小米又“杠”上了  第5张

  作为国内老牌家电企业,格力电器在专利诉讼方面经验颇丰,曾多次与美的空调、奥克斯空调、飞利浦空调进行专利“大战”。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2019年6月,格力电器公开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2020年4月,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奥克斯利用能源效率标识进行虚假宣传作出“责令改正”和“处罚款十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但两家公司的专利纠纷一直持续到去年才画上阶段性句号。

  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董明珠也多次提交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建议。今年两会期间,董明珠提交了《关于尽快设立国家知识产权法院的建议》,建议在现有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基础上组建国家知识产权法院,即独立审理知识产权终审案件的专门法院。该法院应聚焦发明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民事、行政案件二审上诉审理的职能,以解决目前存在的职能定位问题,并充分保障知识产权审判的专业性和专门性。同时,推进知识产权审理专门化、管辖集中化和法官专业化,以减少维权成本,提高审判效率。